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jushuiping

追求的只是心中的那一份宁静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 湖南宁乡的童年美食  

2009-07-16 18:52:13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乌泡子 
转 湖南宁乡的童年美食 - 地平线 - TomFarKing 
茶片 
转 湖南宁乡的童年美食 - 地平线 - TomFarKing 
毛粒子 
转 湖南宁乡的童年美食 - 地平线 - TomFarKing 
油茶花 
转 湖南宁乡的童年美食 - 地平线 - TomFarKing 

很是怀念家乡的一切. 

     乡村里,除了池塘里有木嫩谷,旁皮屎,枪皮嫩,螃海夹可作餐桌上的美味,那一座座小山上,也蕴藏着我们不少的零食!而且,根据季节的不同,还有着不同的美食。 

     春天里,春草勃发的季节,树也跟着抽出绿芽。老家的小山上,遍种着油茶树,这种树一到春天,如果长快了,就会长出一些可以食用的厚厚叶子,或者结出象小桃子一样的果子。我们把那种厚叶子叫做“茶片”;把小果子叫做“茶窝泡”,那都是大自然赠予我们的沁甜沁甜的美食!每到春天,散学后我们便往油茶林里钻,到树上寻找属于我们的美食。“茶片”必须要挑白白的脱皮了的,只有这种才沁甜沁甜甜得嬲娘,还没有脱皮的,吃到口里涩涩的,除非是特别馋了,一般我们是不会采青的吃的。多年以后,在大城市的水果超市里吃到人参果和杨桃,我忽然发觉,“茶片”的味道,正是人参果和杨桃的混合吗?大约是9岁那年,有一天放学后我一个人到后山去找“茶片”,远远看见一棵很小的油茶树上好像开着一朵白花,跑过去一看,原来是一串好大八大的“茶片”,五六片肥厚的叶子,已经完全脱皮了,攥在一起就好像一朵白莲花……当时我那个高兴劲啊,不亚于在天山上采到一朵雪莲花,以至于现在过去那么多年了,当初那种喜悦还能撼动着我的心!“茶窝泡”相对来说更难寻一些,要是能寻一个脱皮了的象白桃子一样的“茶窝泡”,那一年的心情都是非常好的!因为难寻,所以我们只要发现了,不管它长没长成,都会象宝贝一样地抢……尽管那些未熟的,吃到嘴里的味道就像嚼棉花,我们也会把它骄傲地吞下去! 
     茶树带给我们的美食,还远远的不止这些!春夏季节,油茶树开花的时候,那满山满山洁白的油茶花里面蕴藏的蜜汁,也是我们的最爱!我至今还不太清楚,到底是油茶花为了吸引蜜蜂来传粉,才生出那样的蜜露;还是蜜蜂在采了花粉后,留下的没来得及带走的蜜汁……不管怎样,那些蜜汁香甜了我的整个童年!想起那时,童年的我们其实是有着无穷创造力的:没有吸管,我们就掐一截空心的稻草杆,细细的稻草杆正好伸进花芯,轻而易举地把蜜汁给吸出来了!我们经常是一丢了书包,约上三五个小伙伴就上山了,一人分几棵树,一棵一棵地吸过去,要是哪个伙伴分的那棵树正好花朵大,蜜也多些,他就会慷慨地招呼大家都去分享,这大自然赠予的美食,只有大伙一起吃,那才更有韵味类! 
     茶花开的时候,正好山上也有一种鸟,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啼鸣.每天天没亮就在叫,一种就叫:  伯公摘茶. 一种就叫:  姐姐哦呵.有一阵子我很是心烦,偏偏这种鸟通晚通晚的在对门山里叫,叫得我快要崩溃了.不过据说这两种遥相叫唤的鸟,还有一个很动人的爱情传说呢,类似梁祝吧.不过听了这么多年,这种鸟的真面目,我却从来都没有看到过. 

     吃了油茶树赠予我们的零食,接下来便是那满山坡的“乌泡子”了!其实,称它为“野生草莓”大家可能更容易接受。因为它长得就是草莓的浓缩版的样子,当然,人都说浓缩的都是精华,我觉得这“乌泡子”也不例外,它比城市里卖的草莓更好吃,酸酸甜甜的,全然没有城市里草莓的那股水味。“乌泡子”大约4月的样子成熟,它是渐渐地由青变黄,再变红的……变黄的时候便可以吃了,不过还有点酸;等它完全变红的时候,就完全是甜的了。我还喜欢它的这种成熟方法——一树的果子,青的黄的红的,分层次地熟,叫你想吃酸甜的就吃酸甜的、想吃全甜的就吃全甜的!“乌泡子”不光是小伙伴的零食,就是大人们到了“乌泡子”成熟的季节,也要摘一些解解馋的!乡下的孩子都知道,新鲜的“乌泡子”的美味,真的是那些大棚里种出来的草莓所不能比拟的! 
     还有一种六月乌泡,是长在地上的.同样也是美味得很.但是有种更好看的,蛇乌泡,却是不能吃的.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说了春天的,接下来要说秋天了。(不是说夏天就没有美食了,夏天我们一般是下河:前面说的下河摸鱼啦、到小水渠里扯野生的荸荠啦、到小溪里翻小螃蟹啦等等)秋天本来就是果实成熟的季节,这时大山赠予我们的就更丰厚了! 

     首先是满山的“毛栗子”等着我们去采。这“毛栗子”其实也就是板栗的浓缩版!比板栗的球球小,但一样的满身都是刺,必得要颁开了刺才能吃到里面的栗子。也有自己爆开了的,我们称它为“爆毛栗”。这种自己爆开了的,里面的栗子常常滚得满山都是,我们一边走就可以一边捡一些这样的解馋了。采“毛栗子”一般都需要带厚手套、剪刀这样的工具,一个一个地剪下来丢到篓子里,背回去再慢慢地剪开了吃!也有性急的不用剪刀的,从树上摘下来用脚踩着揉几下,咬开就吃……“毛栗子”分浅毛的和深毛的,浅毛的那种是我们的最爱,因为毛浅,里面的栗子一般会比较大;而深毛的就不一样了,看上去很大,里面的栗子却非常小!老家的山其实也是分了户的,每户每户有自己的一片山林,尽管山上其实也就一些灌木丛,一些这样的毛栗子树。但到了采毛栗子的季节,谁家的山都是可以去采的,只要你不把毛栗子树的枝子折得太多!记得小时候,毛栗子也似乎特别的多些,家里堆了好多,吃不完的还可以留着炖肉吃,跟现在的板栗炖肉味道要足得多! 

     吃了“毛栗子”,接下来便是采蘑菇了。初秋季节,一夜秋雨过后,那山林里便冒出许多的蘑菇来。我们一般不叫它的学名的,统称为“菌子”。那时候很向往的一项工作,便是去山林里“捡菌子”。菌子一般长在比较湿润的林地上,矮矮的,都生在比较隐蔽的地方,是需要好眼力才能发现的。捡菌子捡得多的,一般都是眼睛比较“尖”的小伙伴。因为这活干得多了,我们自然能分辨出哪些是可以吃的,哪些是不能吃的。我们最常采的是"石灰菌"和"雁鹅菌"。还有红菌子,长在褐色的林地上,很容易被发觉,因为容易采,就觉得吃起来也没那么大味;石灰菌顾名思义,肯定就是白色的了,难吃,但晒干了的却是我的最爱……这几种菌子都是山间常采的。比较难得的是雁鹅菌了,这种菌子颜色就是褐色的,虽然模样并不好看,可吃起来特别好吃,估计就是因为它的美味,才获得了这么一个动听的名字。还有一种菌子,大大的厚厚的,一个就足有一大碗,我们称它为“牛屎菌”,只把它采来玩,是从来不会采它吃的。后来听人说,其实那种菌子也可以吃的,但听了这名字,估计大家也没胃口动箸了。还有一种,干脆就直接长在牛屎上,很有点象现在市场上卖的金针菇的,名字也叫做“毒金针”,那是有毒的,不能吃。对了对了,还有一种,黄黄的,很是好看,油油的样子,听说也有人吃过,不过我没吃过,叫"马屁泡"来的. 

     除了这些,还有一些不常吃的:春雨过后,河边山里,只要有草坪的地方,都会长出一种黑黑的象木耳的东西,我们称之为“地木耳”,吃起来很嫩,可生吃,也可以煮熟了吃。可惜就是那些越大块的越嫩的,都长在坟地里,而且很难摘. 

     还有好多好多,糖基丫,刺生子,杨大满粒嘴,狗柿子...真是永远也挥之不去的记忆. 

     现在,远离了故乡的山水,尝过了各种美食;而那些“茶窝泡”、“乌泡子”、“毛栗子”……还是经常入到我的梦乡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